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洲的博客 原创版权 引用请注明出处

终生创设并实践健康学是我的志愿!创设健康学将终生与孤寂清贫伴行。

 
 
 

日志

 
 

究竟什么是“健康精英”黄建始的病因和死因——吴海云在宣传不可知论——  

2011-08-30 06:45:06|  分类: 创设的健康学片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究竟什么是“健康精英”黄建始的病因和死因

      ——黄建始的朋友吴海云在宣传不可知论——

 

                         汪大洲 北京景藏健康科学研究院院长 健康学学科带头人

 

“健康精英”黄建始英年早逝。我说了,黄建始属于“名老白骨精(名人、老板、白领、骨干、精英)”这样一个族群。他首先是“精英”,医学精英。然后,他又是“名人”。每当这一族群中的一位英年早逝,就总会有人来评说一番,并且在此后被多次提起。老板一族的王均瑶、张生瑜是这样;名人一族的侯耀文、傅彪、高秀敏、马季等等更是这样。现在,一位医学精英,“健康精英”英年早逝了。那么病因是什么,死因是什么,是不是更加应该好好分析分析呢?

在媒体披露黄建始死讯的同时,另外一位医学精英,《健康管理》杂志的副主编吴海云赶快出来以医学专家的身份来作定论,封公众之口。他说,黄建始是碰上了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因为,他患多发性骨髓瘤,是一种造血系统的恶性肿瘤。每十万人中平均每年有4人患此病,而我国的发病率只是西方国家的三分之一。其发病原因现代医学尚不清楚,但是知道一些会引起多种癌症的危险因素,诸如吸烟、大量饮酒、高脂肪饮食等等和这种病的发生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证据显示和“过劳死”有关。 

而黄建始是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和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助理、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和《健康管理》杂志主编,曾经提出“健康是第一投资”和“健康在我手中”等“至理名言” ,被奉为“我国健康管理理念的推广者、我国健康管理事业的传播者”以及中国健康教育和健康管理的开拓者和旗帜性人物,深得国家卫生部门领导的器重,可谓“大红大紫”。据说,他曾经坚信中国将绕开西方国家所走过的健康弯路,并且身体力行,不吸烟、不饮酒,坚持以素食为主;他还每天都会尽力挤出时间来去爬山或者散步,而且看上去显得很年轻……这样一个健康界的“旗帜性人物”怎么能够不到60岁,正直人生事业高峰期,而身患绝症?这就更加激起了公众的好奇心,人们不禁会问:那么究竟什么是黄建始的真正病因和死因呢?难道这不是一个比研究探讨王均瑶、张生瑜、侯耀文的英年早逝更加值得研究探讨的课题吗?把人们心头的这一谜团解了,人类对生命健康的认识不是可以大大地推进一步吗?吴海云的说法是在宣传不可知论,他以医学专家的身份早早作出定论,企图以此封公众之口,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给出问题的答案,只是吊起了公众的好奇心。  必然性寄寓于偶然性之中,事出必有因。

现代医学的教育体系是由美国著名的教育家弗勒克瑟(Abraham Flexer 1866-1959)用了两年的时间,利用美国卡内基基金会赞助的资金,考察了155所美国和加拿大的医学院校后,于1910年奠基的。这就是著名的《Flexer报告》。这种医学教育模式一直延续下来,并且蔓延到全世界,成为培养现代医学人才的完备体系,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医学精英。黄建始和吴海云都是这一种医学教育模式下培养出来的医学精英。这些精英由于受到医学院校现代医学的系统的教育和培训,形成相对固定的思维模式而且具有优越感,不太容易听得见不同的声音,在我国则还有许多进入各级卫生部门的领导班子,成为医学官僚,并且形成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像中世纪的罗马教廷般地压制和扼杀不同观点、不同意见,垄断健康教育和健康科普的话语权。

但是,《Flexer报告》中强调的是医学的生物学模式,强调的是人的生物学特性。这种模式非常适用于健康的一要素定义。但是,在人们的医疗实践中发现,说人是生物学的物种是远远不够的,也就是说,人不仅仅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人的生命有两重性,即有自然生命和文化生命,或者物质生命和精神生命这样的两重生命。于是,1974年布鲁姆(Broom)提出环境医学模式,拉隆达(Lalonda)和德威尔(Dever)提出综合医学模式。而在1977年,美国的罗彻斯特(Rochester)大学的医学教授恩格尔(George Engel 1913-1999 )和罗曼诺(John Romano 1908-1994)两位一起提出并且创立了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the biopsychosocial model)。所以,我说医学界为了适应健康新定义,用了30年的时间!(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健康的三要素定义是在1946-1948期间形成并且在其宪章序言中公布的,可惜这一科学的健康定义至今没有深入人心!)。

1998年3月27日,美国科学促进会主席威尔森(Edward O. Wilson)为纪念该学会成立150周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人类不仅仅是生物学的物种,而且还是文化的物种,所以我们需要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整合在一起去探索生命。

不知道以上学术回顾是不是可以为问题的探索提供一点点有用的线索。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