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洲的博客 原创版权 引用请注明出处

终生创设并实践健康学是我的志愿!创设健康学将终生与孤寂清贫伴行。

 
 
 

日志

 
 

86,柯云路的“非医”健康研究和实践(四十六,安氏案例11——与患者的第二次对话)  

2012-03-12 18:45:23|  分类: 创设的健康学片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6,柯云路的“非医”健康研究和实践(四十六,安氏案例11——与患者的第二次对话)

 1993年2月7日中午,柯云路与安子林第二次电话对话。
  柯云路:你昨天怎么没来?我很失望。
  安子林:昨天感觉不好,霜打似的,浑身没劲,有点恶心。本来是打算去的,后来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儿,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柯云路:这也是一种心理反应。据你爱人讲,在这两年的治疗过程中,你也有过类似的心理逻辑。往往一开始治疗,对医生的判断、治疗,采取比较信服和配合的态度,随后,又可能对此否定。这也是焦虑症的一种规律性表现。
  安子林:我每次都是体症先出现,随后才是心理、情绪上的反应。
  柯云路:体症的出现,引起情绪的波动。但在体症之前,是潜意识的工作。潜意识直接造成恶劣情绪,这是它制造焦虑的第一种方式。潜意识先造成体症,然后(也是同时)再引发出(或是强化)恶劣情绪,这是它制造焦虑的第二种更狡猾、更有力的方式。
  焦虑症的出现,有很多环境的、人生的原因。昨天你没来,我既是意料之中的,又是意料之外的。所谓意料之外,即你的焦虑症反应比我想得还顽固一些。如果说是意料之中,即是说你昨天的表现反映了焦虑症共有的规律。
  作为一个搞艺术的人,我对你的印象很好,我很信赖你。
  那天我们谈到,我相信你有一颗爱心,责任心,包括你在与家人关系上的正义感。我们当时得到了一种双方都共鸣的积极结果。在此之前,我在分析你时,说你会好起来的,你一方面相信这是一张窗户纸,一捅就破,另一方面又总在担心,是否会反复?感觉做到这点有困难。
  这时,我讲到了你的爱心、正义感、你的善良之心,我注意到,你再也没有做反向的解释。这使我很高兴,感到这是一个转机。
  安子林:是,我的焦虑症常常是晨重暮轻。晚上好了,到了早晨又重复。一出现体症,情绪又变坏了。
  柯云路:这是为什么?很多焦虑症都有这种情况,许多医生还不善于分析这一点。依我的研究,发现这是一个规律。说起来也很简单。
  早晨起来,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当他经过一个夜晚的休息之后,早晨,他必须面对一个新的开始。他要面对的是社
会、生活、工作,面对自己规定的各种任务,他必须进入自己应当扮演的角色。而到了晚上,一天结束了,不管这一天如何,可以休息了,白天的一切负担都可以暂时放下了。这是一般的思维逻辑。不要说一个焦虑症患者,一个有神经症的人,就是普通人也常常能体验到这一点。
  我就常常有这种体验。
  比如说,这段时间工作一直很紧张,往往早晨就会感到工作压力较大,到了晚上呢,不管怎么说也是轻松的。这是个规律性的东西。
  我曾经分析过,你的焦虑症主要是不堪负担你在整个人生中的角色。应当说,你的整个生活环境背景,你面对自己所要承担的责任,你所处的非常现实的工作环境,是不够理想的。这些,你爱人已经对我讲过。这种环境的不理想与你在艺术上和人生中的高目标有着极大的冲突。你无法解脱。
  这些现实问题不解决,一旦你的病好了,就要上班,就要绘画,就要做丈夫,就要做父亲,你要承担你在社会及家庭中所有的责任,然而你不愿承担,也无力承担。
  这是最基本的现实。
  安子林:我病的时间长了,也不考虑自己的潜意识不潜意识了,主要是考虑自己的体症,注意力集中在这里。往往体症一出现,情绪就恶化。成了习惯。怎么能打破这个习惯?
  譬如想到一种好的自我暗示,譬如吃了一种有效的药,或者早晨来了一个朋友,转移了注意力,自己不得不接待。总之,如何有一个东西强过潜意识,使我忘掉自己的病。
  柯云路:你刚才说得很对。如何有一种东西能够强迫潜意识忘掉自己的病,这个想法可与你爱人商量一下。你所体会到的方式是一种很简单、很朴素、但行之有效的方式。
  潜意识中的东西,有时你即使意识到了,它还是我行我素。理智上想克服,非常想克服,情绪又不由自主,体症也不由自主。你是一个善于自省的人,愿意分析自己,不回避分析自己,不像有些病人,生病以后不讲逻辑。这都是有利的方面。
  我们的方式是两个,一个是分析清楚,还一个是要找到调整自己的方便的方法。比如在早晨,在情绪易处于恶性的状态时,尽可能找到一件比较提神的事情,做一些比较高兴的安排。这样会有助于你的调整。当然,这需要环境的配合。具体到你,就是家人的配合。

  你刚才说,想找一些权威的、在心理上有支撑作用的语言,用它来进行心理暗示,每天早晨起来后多想一想。这个思路非常聪明,很切合实际。我也帮你考虑一下。你可以把这些好的语言写成条幅挂到墙上。可以多写几条。相信它会对你产生好的暗示作用。你是搞书画的,会很容易受到这些语言的暗示。
  我曾经让你女儿画两幅画,画南方中午的太阳,画早晨晴朗的天空。这也是对她的调整。南方,中午,太阳,这都是阳刚之气;早晨,晴朗,天空,也是阳刚之气。这对她内向的心理是一种调整。昨天她来听讲座了,我对她讲:以后的活动,要多练练剑、体操、舞蹈等这些形于外的东西,来平衡她内向的气质。这样,内向的气质能够在艺术上表现出来,身心又可获得健康的调整。结果会比较好。
  对你的病也不可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来。你的病,说复杂了,好像很重,很难治疗,其实只是一个过程。你现在不就比去年好多了吗?虽然你每一次的自我分析,每一次的自我暗示,好像没有一下子解决问题,但实际上在日积月累地解决问题。
  这就是成绩。应当肯定下来。
  而且,我以为你在理智上是基本上能掌握住自己的。你刚才说,你再晕也没在马路上晕倒过,这说明潜意识在大的界限上还是能掌握得住的。你愿意和善于进行自我分析,一般来说,对于心理治疗是最好不过的配合态度。这是一种非常清醒、理智的态度。这也是你的疾病不论怎样困难最终会度过去的保证。
  你很敏感,对自己的心理有很高的省视能力,对一般的所谓心理策略都会感觉出来。因此,我对你的态度是:以诚相待,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曾讲到对你女儿的担心。我讲的是真实情况,但也不排除这样一种想法,为了使你能够振作起来,调动你的爱心和责任心,可能会把问题说得偏重一些。因为同一个事物,有这种可能,也会有那种可能。我把问题的最严重性说出来,是希望使你清醒,振作。也许事情并非那样严重。就在那天,我也曾担心,一旦我讲出真话,你感到负担尤其重了,尤其难以承担了,反而造成情绪上、心理上的负面波动。那天的讲座你没有来,证实了我的这种担心。
  不要紧。要有一个过程。真实的分析最终会导致积极的结果。
  事物是逐步转化的,不要让潜意识畏惧。你目前特别想结束自己的病症,这个主观愿望很明确,你的分析很清楚,这些都是良好的保证。当然,潜意识思维不像理智那样讲逻辑。你感到信心不足。这很正常。
  也许你会认为,这些话是一种暗示性语言。可以这样想,但我想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感觉,对于你的病,我着急也好,你
着急也好,你爱人着急也好,都只是有利的主观因素,还需要很多客观条件,既不必盲目乐观,也不必盲目悲观,在治疗的过程中会有奇迹发生。当然,所谓奇迹,就是病症消失的阶段性比较明确,哎,从今天开始身体就感觉好多了。从今天开始,就能一个人大大方方上街了。从今天开始就可以和家人不打招呼去买东西了。
  这种阶段性的变化会不断出现,同时不乏小有反复,但会越来越轻,慢慢就好了,还可能留一点小小的尾巴。和正常人也会出现的某种情绪现象差不多。有时会烦躁一下,遇到一些事可能会比一般人敏感些。这也是由于你的艺术气质造成的。
  有件事希望你要尽量做到,尽可能不当着女儿的面表现焦虑。我也是做父亲的,我的孩子年龄和你女儿差不多。在这一点上,我们都能体验到共同的心理。在爱人面前有所流露还可以理解,对孩子尽可能不表现。做到这一点,也是促使你康复的一个条件。这个责任感是可以调动起来的。
  另外,把你的画室换个名字,“不舍斋”这三个字目前不适合你,会给你带来不好的暗示,会使你紧张,感到压力。要想一个能使你安详达观、随便自在的名字。想名字也有奥妙,你看着顺眼的,对劲的,喜欢的,恰恰是与你的潜在意识相配合的东西。你一看就为之一动,会给你好的暗示。我帮你想,多想几个,供你选择。此外,性格上也要有点变化,要更外向些,要爱玩。要活得洒脱。
  我也去农村插过队,在工厂当过工人。人生的道路我也经历过很多,有过各种各样的体验,完全能理解你目前的处境和心态。
  我没有去过你家。家里也可以重新布置一下。中国古代不是讲风水吗?有人曾请教我,房子里怎么摆设风水好?很简单,我告诉他一个奥妙,不要请风水先生,你觉得怎么最舒服就怎么摆。这就是奥妙。摆得不舒服,潜意识会感到别扭。你生病在家,环境很重要。哪里不舒服就换一换。
  也可以通过画画调整自己,就好像我给你女儿出的题目。以后也会给你出点题目。你懂艺术,好的绘画会使你产生共鸣。要尽可能画一些能启发你情绪中比较主动的、比较强硬的、有力的、积极的画,调节平衡自己的精神。艺术家往往很敏感,这同时也容易造成精神上的不稳定,容易受外界暗示的影响。这是艺术家必要的优点,但有时在人生中又表现为弱点。
梵高就是典型,神智不清醒时把耳朵都割下来了。艺术家的性格可爱,又很可笑。
  生活中要达观,不要像林黛玉;艺术上要敏感,像林黛玉那样敏感。这样就比较全面了。
  这些话,你听了是否共鸣?
  安子林:你今天的这些话,听了很舒服。
  柯云路:今后一般不要住院治疗。那些场合重症病人很多,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和主观努力,已接近尾声了,还到那里受痛苦的暗示干吗?
  当然,也不排除借助医疗手段。吃药,看医生,都可以。把医学对体症的直接作用和心理分析、心理暗示、主观上的调动都结合起来,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