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洲的博客 原创版权 引用请注明出处

终生创设并实践健康学是我的志愿!创设健康学将终生与孤寂清贫伴行。

 
 
 

日志

 
 

39,柯云路的“非医”健康研究和实践(二,新疾病学)  

2012-03-04 22:05:56|  分类: 创设的健康学片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9,柯云路的“非医”健康研究和实践(二,新疾病学)

 

我在“医学的模式,健康的真谛和生命的文化——《健康学导论》理念初探——”一文中指出,美国著名的教育家弗勒克斯吶(Abraham Flexner 1866-1959)用了两年的时间,利用美国卡内基基金会赞助的资金,考察了155所美国和加拿大的医学院校后,于1910年奠基的著名的《Flexner报告》使医学教育最终从修道院和理发店里的师徒传授走向大学的殿堂,成为培养现代医学人才的完备体系,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医学精英,其中部分成为医学官僚和医学权威,导致Allophathy独霸医坛。但是它强调医学的生物学模式,强调人的生物学特性。后来人们发现,说人是生物学的物种是远远不够的,也就是说,人不仅仅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人的生命有两重性,即有自然生命和文化生命,或者物质生命和精神生命这样的两重生命。但是,动植物没有精神的、文化的生命。1998年3月27日,美国科学促进会主席威尔森(Edward O. Wilson)为纪念该学会成立150周年在美国的《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人类不仅仅是生物学的物种,而且还是文化的物种,所以我们需要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整合在一起去探索生命。他还说:“自然科学家和人文科学家一直在两条无法交融,而且也人为地拒绝汇合的道路上蹒跚前行,可是他们却在寻找同一个目标。”

实际上,医学界在在1977年,由美国的罗彻斯特(Rochester)大学的医学教授恩格尔(George Engel 1913-1999 )和罗曼诺(John Romano 1908-1994)两位一起提出并且创立了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the biopsychosocial model)。他们指出:生物医学模式关注导致疾病的生物化学因素,而忽视社会、心理的维度。恩格尔在1977年“科学”杂志上发表的题为“需要新的医学模式;对生物医学的挑战”的文章,批评了现代医学即生物医学模式的局限性,指出这个模式已经获得教条的地位,不能解释并解决所有的医学问题。为此,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医学模式,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 

其实,世界卫生组织在1946-1948年就已经在其宪章序言中,提出了健康三要素定义(躯体、心智和社会适应)。医学界为了适应健康新定义,用了30年的时间!

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提出至今又过了34年了,实施得如何呢?2010年7月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书《西医往事》还在呼吁建立生物一心理—社会的医学教育模式;并指出:处在科技革命时代,在重视知识技术的同时,还要增强医学教育的人文精神培养。

医学模式的转换在医学教育方面有所进展,可是,医疗实践顽固地坚守生物学模式的阵地,在迈向生物一心理—社会模式的进程中显得顾虑重重、困难重重、步履蹒跚、行动迟缓。 

客观一点说,医学(medicine)实际上就是一种处理人的健康定义中关于人的生理处于良好状态相关问题的科学,人的健康定义中关于人的心理和社会适应处于良好状态的相关问题,它管不了。它以治疗预防生理疾病和提高人体生理机体健康为目的。这样,也就不用讨论医学的什么模式了,医学就是生物学模式的。而健康学是人的生理、心理和社会适应处于良好状态的相关问题都要管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是健康学的模式。

至于Allophathy不但要独霸医坛,而且要垄断生命探索、健康研究 ,则荒唐之极!

我觉得健康应该是由生理、心理、社会适应和道德四个方面的要素组成,或者说健康有生理、心理、社会适应和道德四个层次,而且它们之间有依次递进的关系。

我还毫不客气地指出,如果医学仅仅能够对人的生物学生命(亦即物质的、自然的生命)的健康有所帮助,而将人的文化生命拒之门外,那么医学与兽医何异?

总之,我的观点是健康的问题仅仅从生物学层次、生理的层次来探讨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从心理、社会乃至道德伦理各个方面来探讨才全面。而人之所以不同于动植物,就是因为有两重生命,即自然生命和文化生命,或者物质生命和精神生命。所以即使是探讨疾病,也不能仅仅局限于生理层次,为此需要突破Allophathy的樊篱,刷新思维,另辟蹊径。柯云路就是其中的一位。

柯云路的《走出心灵的地狱》是一部纪实作品,真实而详尽地记录了对一位抑郁症、焦虑症患者的解析与帮助过程并由此出发对人为什么会生病,疾病产生的原因等等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见解,称之为“新疾病学”。由此而有了另外的一部作品——《破译疾病密码》。

他在后一部书中又分析了一些病例,对以下四种疾病提出了自己完全创新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

1,“妇科病是夫妻及父母子女关系病态情结的凝固”,

2,“消化系统疾病是思想消化不良的生理图画”,

3,“肩背疼及脊椎病是不堪重负的象征”,

4,“癌症是潜意识制造死亡的图画”

他的“新疾病学”的主要观点是:

生病是人的一种功能。

人人都有制造疾病的功能。  

疾病在相当程度上是“由心生”的,相当多的疾病都是由心理问题所导致的。

生病是因为有需要,有好处(这和沈昌的观点相似,沈昌在说到疾病的原因的时候,最后一句就是“心里需要”)。

疾病是由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图画。

情绪本身也是潜意识显示的图画。它可能也会通过生理、心理对应的机制直接制造疾病,但它自己首先要被潜意识制造出来。

情绪是潜意识的“心理外貌”。

而疾病则有可能是潜意识的“生理外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