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洲的博客 原创版权 引用请注明出处

终生创设并实践健康学是我的志愿!创设健康学将终生与孤寂清贫伴行。

 
 
 

日志

 
 

两个同龄人阴阳两隔  

2018-01-07 19:44:05|  分类: 创设的健康学片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个都是1936年出生的人,他们彼此并不熟识,但是都是我的朋友,而且在我组织的一次活动中二人有过交集。
    我一直在做“阅读生命  诠释健康”的事情,就是阅读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中得到关于生命和健康的启示和教益。阅读这两个鲜活的生命可以为我们提供很多启示。
两个同龄人阴阳两隔 - 大洲 - 大洲的博客 原创版权 引用请注明出处
 
     周晓平是活到了111岁的周有光的独子,而周有光是我“阅读生命”资料库的“百岁老人”子集中的重要样本,我采访过周有光很多次。

    2014年周有光茶寿(一百零八岁)那年大家为他出了一本祝寿的文集,书名就叫《一生有光 有光一生》。20141027日,正好出版方给周有光送这本书去的时候,周有光唯一的一位儿子周晓平领着我去第三次拜访周有光,他就顺便送了我一本,还有光盘。

这次往访是我第三次前去朝内大街周有光住所,目的是应周晓平之请为安排周有光的后事。就是关于周有光一旦驾鹤仙逝,遗体捐献的事宜。周有光只有这么一个儿子,1936年生人,已经是快要80的人了。他住在五环外的北苑,他太太身体也不好,唯一的一个女儿又远在美国。晓平希望早点把他爸爸的后事安排好,以免措手不及。

周晓平告诉我他爸爸并没有多少积蓄,现在请了两个保姆照料他日常生活起居,这就几乎花光了他的养老金。保姆家里孩子上学等等周有光都还会慷慨解囊捐赠。周有光曾经是经济学专家,但是不会为自己家里理财。钱财二字没有在他心上。有人说就是因为他祖上有钱,周有光也默认这一点。

而周有光有病住院一般都在协和干部病房,所以周晓平希望就在协和安排遗体捐献,尽管没有和他爸爸挑明过,但是根据他爸爸一贯的人生态度和价值取向,我们都觉得这是他愿意接受的。

周晓平的想法比较简单,就是周有光身体出现任何情况,一般就是就近送协和,协和的干部病房也是为他开好了绿色通道的。按晓平想法,爸爸一旦在病房去世以后直接送协和标本解剖室就可以了,但是我告诉他还是有一些法律上的顺序要走的。为此这次我是找了协和解剖室的负责人一起去的。这次去没有跟周有光直接谈这个事,但是让将来的经手人见了本人的面。

亏得我们有此一行,因为这竟是我和晓平最后一次见面!

晓平这个时候是已经动了肺癌切除手术的,但是人很精神,一点也看不出像是动过大手术的。他在那一次和我说,他是占了他爸爸的光的。在查出肺部有肿瘤的第一时间就被301医院的一位主任收入病房做了切除手术,要是一般人还不知道要排队到多久呢?亏得他爸爸的名气,使他尽早尽快享用到了最好的医疗资源。我问他术后身体情况怎么样?他回答说很好。这次我们见他确实感觉一切正常,心情也很好,没有显示任何病态。但是,此后一、两个月我给他家里打过几次电话,都是他太太接的,告诉我他身体很弱,没有办法接电话,所以就没有能够通成话。

此后消息传来,周晓平于2015122日患肺癌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周晓平是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不在医界。对于大医院,对于著名专家当然是顶礼膜拜的。当刚刚查出肺部有癌变,马上有大医院的著名专家主动提出可以马上为他做手术时,肯定是受宠若惊的。这个时候容不得他多想,马上就做了手术的决定。他那里知道由于人体的复杂性和目前阶段医学的局限和不确定性,大医院和著名专家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如果周晓平没有父亲名气的眷顾而轻易得到这样的机会,也许他会多找几个不同医院的医生看看,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自己也反反复复多些斟酌……


其实,就在那次去周有光家里采访的时候,我是带了协和医科大学原社会系的系主任陆莉娜教授去的。陆莉娜正好也是1936年生人,因为要提前为周有光办理遗体捐献,我请陆莉娜和协和医科大学解剖室负责人马主任一起前去周有光家里。

阅读两个阴阳两隔的同龄人 的生命 - 大洲 - 大洲的博客 原创版权 引用请注明出处

图中左起依次为陆莉娜,周有光,汪大洲,芳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周晓平和协和医科大学解剖室马主任

    

 有意思的是同是1936年出生的陆莉娜,在20世纪和21世纪交替的时候有一次精彩的演讲,题目是《变暗淡为辉煌——对死亡的思考》。其中讲到:“两个月前,医生们认为我很可能是患了肝癌。这就预示着我可能很快就要告别生活了64年之久的这个世界,这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而且将会越来越美好。人总是要告别世界的,但是对我来说,这次危机来得突然了一点,因此冲击力很大。可是有意思的是,两个多月过去了,我自己好像什么变化也没有,而现在已经相当先进的医学(陆莉娜就在协和,一大批国内顶级的医生就在她身边,她用不着像周晓平那样依靠父亲的名声获取优质的医疗资源——作者注)至今还无法对我做出判决:这块肝占位,究竟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做了多次B超,CT,核磁共振,结论均是‘肝内占位性病变,性质待定,肝癌可能性大’。占位又靠近隔顶,肝穿刺危险性极大,无法做病理定性……”

她当时想要把困难估计得严重一些,于是就提前为自己写好了追悼会的悼词,决定死后捐献遗体。她对学生(和同事)说,我活着是你们的老师(同事),死了是你们的教具。她还认认真真地对死亡进行了全面的哲学思考,从此以后,她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我敬佩她的豁达的胸襟和气度,感恩她对朋友的不离不弃。我久久地思考:为什么她能够做到这样常人做不到的事情,能够达到别人达不到的境界?后来我仔仔细细地重读了有关她的事迹的报道,并且深入地进行思考,我得到一个结论——原来经过战争洗礼的人就是不一样!陆莉娜13岁就参军,在西南剿匪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均经历过生死考验。这次被查出肝病,已经是第三次了。而且这次她已经是教授了。所以,她没有惊慌失措,能够从容面对生死,采取了非常正确的态度来对待疾病。她和中西医各种专家进行讨论,最终自己决定进行保守治疗,而没有轻易依赖她本来可以享有的医疗资源请最好的专家做手术。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

值得指出的是陆莉娜担任北京东方生命文化研究所所长,周围汇集了一批热衷于生命文化研究的人士,许多是她的粉丝。这种人文环境极大地有利于她的健康长寿。健康的三个维度中,她的生理维度未必有多么优越,但是社会维度和心理维度占优。千万不可看轻人的社会维度和心理维度。有时候,对一个人的健康来说,社会维度和心理维度比生理维度要重要得多!

从那以后,17年过去了,肝部的那个“占位”还在那里。但是陆莉娜教授还是一直在繁忙地工作着,频繁地出现在各种活动中(包括出差到外地)。并且信心满满地提出,活到百岁,上不封顶。


对于这两个同龄人的生命案例我不想多说什么,还是让读者自己去思考,得出应该得到的生命启示,只是觉得他们很奇妙地2014年秋冬在我组织的一次活动中有过交集。现在这两个生命样本已经阴阳两隔,我把他们的故事,如实原原本本地提供出来,有许多事情可以引发我们的思考。也许周晓平不该庆幸受到他父亲声誉的眷顾……而陆莉娜的选择又那么发人深省……

而我最为欣赏的一句话是“我的生命自己做主!”也许,两人之间的差别主要就在这里……

          最近北京电视台养生堂节目里北大医院一位被称为"肾斗士”的院士透露了一段往事——很久以前山东沂蒙山有一位老汉,一个肾里长出来近百颗结石。当地医院里的大夫都主张把这一侧的肾切除,但是这位老汉较劲,说什么也不愿意摘除。一直找到北京请这位院士专家看病。这位"肾斗士”院士自己说,他也较了一次劲,硬是把老汉肾里的近百颗结石一一取出。但是,老汉不到几个月时间就患癌症走了。这位院士趁这个机会说了一声“对不起”,因为没有发现老汉有患癌症的风险……所以说,医生也是人,院士也是人。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正确。所以,不要过分迷信医学,不要过分迷信专家,也不要过分迷信院士。还是“我的生命自己做主!”好。


“我的生命自己做主!”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这就是生命自觉和健康自觉。但是,自己也是人,不是神。我们自己也会犯错误。每一个人都会死,不过要求死个明白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